10-[世界末日]

囧,我都不记得标号该到几了ORZ
昨天睡觉前突然想到2012,然后突然跳转出薮光了,然后....我睡着了
这周都是一躺下就撑不住啊(废话!也不看都是几点才躺下的。TAT)
现在看到全灭,然后....打打字好了

========================

当所有人都撤离到地底的临时庇护点时,薮感觉无比的厌烦,身边的女朋友不停的说着,“yabu,我们会死么~~!”“yabu,我好害怕啊~~!!”“yabu,我不想死啊~~!!”等等等等之类的无限循环。

看着自家父母兄妹,惊魂未定的憔悴的面容,跟着人群一步步走向地底深处的同时感受着臂膀上不断施加的压力。

“我管你去死啊,让我头脑防空着走短路你会死啊!!”

当然,以上是脑内疯狂的RS,这里主要的基调还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和丢失了家园的悲伤,这种愤怒的感情如果不加掩饰的释放出来,对此时大家脆弱的心脏来说,是一种他大的负荷。

会集体疯狂的,愤怒是可怕的宣泄口。

所以,yabu也就只能忍受着,努力的做到沉重和鱼贯的向前行走。


“啊啊~~没事的,海啸什么的不会伤害到我们的啦,在这里很安全的!”很温柔的声音,带着如春风般的乐观,试图感染着戏剧性的哭泣中的,也称作为女朋友的生物。

可惜姑娘的blx总是不那么容易能被这摆明了就是安慰的语言缝补上的,两人身后的光妈,皱着眉头,看着自家儿子哄着突然崩溃的女友,神色复杂。


“yabu!怎么了?!”身边的女友感到他突然停止了脚步,终于从自我陶醉的blx中醒悟过来。

忍不住神情严肃的看着不远处的低头温柔安慰女朋友的光。然后突然甩掉自己旁边的,大步流星的向前。

“没事啦~~没事啦~~没事..........哎??!!”

被猛的拽进一个满是骨头的怀抱,撞得两个人都是一阵的唏嘘,刚要挣扎的出来,就听到对方叹气般但是也足够大声的来了句:“别装了,心理最悲观的明明就是你自己...”

伪装不下去了啊,被抱着的深深的呼了口气,反手也把薮抱的更紧。

这下好了,两位小姐脸上梨花带雨的一脸目瞪口呆,跟上来的薮母也惊异的看着两个抱在一起的两个男孩,内心有点复杂。

“还好咱们两家都不是独子,反正也到这时候了,随便他们吧。”

扭头一看,熟悉的八重齿妈妈站到了自己的身边。

“而且那姑娘哭的实在是让人心烦,要哭也我儿子哭好不好。”

“噗~~这时候你还抱怨这个。不过挂我儿子身上那个也够吵的,还是向前面那俩抱着比较有美感。欧呵呵呵”

“对呀对呀,欧呵呵呵”

可怜两家其他成员(当然除了抱着忘我的两个),外加可怜的路人,一片shock~~



“妈~我去领水。”

“哦,好好。”

“光~~~~”

“恩?妈,怎么了?”

“你去领水。”

“哎??”



“喂!你说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为什么我妈那样了!”

“什么样?”

“薮宏太!!你装个bi啊!还有走路好好走!不要拉着我的手!!!”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也许我们之后就全灭了,拉着你的话至少我少点遗憾。”

... ...

... ...

“你怎么了?”面对突然停下来的光,薮有点被小突然到。感觉到牵在一起的手有点小小的颤动,走上去把耷拉着的脑袋轻轻的抬了抬。

“你这么波光粼粼的我可受不了啊。”

“谁让你没事突然玩个煽情,我愿意波光粼粼管你受不受得了。”上齿咬着下嘴唇一脸的责备。

“E......话说,我们以前都没亲过吧。”

“嗯?....”惊讶的语气一半被消隐在交缠的口舌之间,是啊,反正也末日了,豁出去了就这样吧。


事后,气喘吁吁的两人互相支撑这抱在一起。

“你说,这里有没有地方方便[哔]呢~~~”

... ...

... ...




-END-





==============

[哔]什么的,我脑内了,想起来就打吧,噗

至于为毛没有围观路人,我也不知道,摊手

9-[四月一日君寻]

咳,题目和漫画没关系,是去年4.1附近想到的车X文,ORZ
那时候貌似我坐在车上和相方电话来着,我是BT

-----------------

银灰色的车子穿梭在雨后有些湿润的空气中,和地面接触的当口溅起些许的水花。这种天气并不使人心情舒爽,但是却和今天的有些诙谐的气氛相互衬托的更加有些特别的色彩。

前方的交通灯在闪过了几片黄色之后,毫不客气的阻挡了车子的进程。

"嗯~~"因为刹车带来的缓冲,副驾驶位置的某人终于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不过,也不是太清醒就是了。

"醒了么。"听到动静,开车的那位视线落到了那张还犹自迷茫的面孔上。

"还有多久到~~"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问题的结尾带了点软软的尾音,听在旁边那位的耳里是说不出的舒服。

"还没出城呢,再睡会儿吧。"

"哦。"乖乖的出声答应,实在熬不过昨晚辛勤的劳乏,略微动了动身子准备进入下一次的睡眠之中。"真不知道inoo他们搞什么,聚个会还这么远~~"这后面的一句完全就是跨越了梦语的粘腻。

看着身旁毫无防备的脸,好像想了想什么,yabu还是没忍住的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对方毛茸茸的头毛。

真是喜欢到想到把他揉进怀里啊,嘴角克制不住的上翘,发出内心满足的轻叹,伴着已经转绿的信号灯开车继续前行... ...




"什么???!!!"

----

丢到之后再继续好了,好短好烂><

8-[うちの男子]

藪光、慧

------


薮是知道的

光喜欢自己的事



所以,在看见伊野尾和光两个人纠缠在楼梯间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

从小到大都和自己在一起,一直关注着自己的那个人,被另一个从小到大都认识,后来莫名投机的人压在墙上亲吻。

不管从什么角度想都不是能立即让人接受的事情。

那家伙甚至还没被我亲过!

生气的缘由和这个缘由本身的危险性,已经被薮完全的忽视了。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再喜欢他。”强吻状结束后,压人的一方恼怒?悲愤?的出声了。


薮很想知道此时两人的表情,但是一个是后脑勺,一个被后脑勺完全遮挡。
薮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惜回答他们的只是长时间的沉默。

6-[Hero]-改编代入

1.

我的名字叫光。
那位传说中的伊野尾慧就是我的亲戚。
流芳百世?遗臭千年?
谁也不知道这两个完全相反的词会在未来停留在谁的名字之前流传千古。
当然,也有很多人平淡无奇,在历史的长河中沉浮消逝,连个P都不会留下。

不过,如果我们都只是平凡莽夫的话,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这些废话了。

我们?
至少伊野尾慧不是。
还有那个传说中的大总统MASARU。

他们生于同一年代,他们都是人们口中带有传说前缀的人,所以总是有无聊人士将两位拉到一起。
MASARU那是已是大名鼎鼎的,统率蓝军和独立的亚美三洲的大将军。
而我和伊野尾却还是个拼命想考过医师证明的在校大学生。

对了,我和伊野尾同吃同住在一个屋檐之下,通常他会亲切的叫我声弟弟,但是我不姓伊野尾,也和他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即使收养我的人家姓伊野尾。
伊野尾光?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就像任何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教养的绅士小姐身边,必有一个笨蛋的跟班才能衬托出主人的勇敢善良一样,我就是那位绅士旁边的跟班。
伊野尾慧和我同岁,但是我跟他好像是两个世界上的人。
他的美貌足以让素未谋面的皇帝看上。

我讨厌他,他实在不是一个让了解他的我能够喜欢的人。
他也不喜欢我,因为我太傻... ...

“光,你说皇帝是个怎样的人?”他问。
一个同性恋!我心里恶狠狠地嘲笑。但是我趴在大理石圆桌上,大口的啃着蜂王蜜汁蛋糕,翻了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白眼:“有钱的人。”
伊野尾笑了,“光你还是只会以有钱没钱分辨人。”
我继续啃着我的蛋糕。
“光,你说我是否应该答应皇帝陛下的求婚?”
“不知道。”问我的主意?你根本不需要。
小时候他干的哪件坏事不是推脱到我的头上,甚至在我被打的半死的时候还会假惺惺的抱着父母求情。
你就是我童年的噩梦,那时你可没问过我的主意。
伊野尾回头看我,蹙眉一笑,“光,不要吃的那么脏,你自己在外面上学了许久,还是没养成好的教养... ...”
哼,看不起我么,我心里冷笑。伸出长袖子抹了抹嘴,果然换来他眉头的一颤。抬了头疑惑地对他说,“你不是男人吗?怎么能嫁给一个男人呢?听说男人间上床很辛苦的... ...”
哈哈哈哈哈,我内心疯狂的笑着跑了出去。我看见他勉强止住脸上颤动的肌肉,差一点恼羞成怒。“算了,光一向傻傻的,不跟他计较了。”不装傻,如何能混到今天... ...

我发誓多年的窝囊气在这一刻我都讨了回来。
你也有今天。

离开了公馆,和夫人道别。理由是实验室的菌类需要照顾。
干妈摸摸了我的脑袋,“光你真是个厚道的孩子,不聪明的孩子总是有福泽的。”
这是在夸我么。
谁叫你们的基因培养出了一个色艺双绝的全国第一的美男子,荒淫的皇帝要是看不上,才有负于他的美名。
不过也不用担心伊野尾在这种政治联姻中得不到乐趣。
金钱?权利?也可能是性,他绝对有这个才能。愚笨如我总觉得他的夸张往往脱离了现实。
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深夜寒风凛冽。
起伏不定的军靴声,夹杂着钢铁机械枪支的碰撞声,响彻城市街道。市郊南区,有一片古意盎然的青灰色洛伐科克斯式的建筑。
这里就是医科大学的本馆和别馆。
此时天气正是数亿落叶回归大地的美好季节。
我刚刚钻进别馆实验室,宁静的夜色就被巨大的撞击声敲碎了。

“医生!医生在哪里?!”
一群蜂拥而至的军人,把室内的人都去赶到室外的空地上。
我看看左右,深夜时分只有我在场。今天晚上我的运气真差,我有点沮丧。
带队的是个年轻粗壮的侍卫官队长。他眨着阴晴不定的棕色眼珠看着我,“你是帝国医科大学的学生?”
“是的,是的。”可怜的看门人,他已经给吓坏了。
“哼。”高挺的鼻子哼出一个音节,然后侍卫官队长一脚将我踢向车子的方向。
“运气真好,可以交差了。”旁边的军人们显得很高兴。



长春宫是特哈立德城的国宾馆。军警们层层维护戒严的比地上生长的灌木杂草野生鼠辈还要密集。这个城市最高执政官纳尔逊总督,蹙眉盯着显然被挟持的我。
我小心的抿干身上褴褛肮脏的长袍。
前两天我刚刚从偏僻无水的游牧区域返回。自十三岁之后,我每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各地旅行。
“你就是伊野尾慧?”纳尔逊不满的说道。
“我不是,我只是他的弟弟。”我歉意的看着他。
大概他把我和我那位艳名远扬的亲戚会为一谈了。
我知道伊野尾出名的大部分原因是他长的很美。一点也不夸张。

“他深黑的卷发柔顺而灵动,乌黑而姣好的眉在额前的发丝间忽隐忽现。长长卷曲的睫毛掩映下,仿佛琥珀般的双眸犹如泉水般的动人。他活力而又不乏内敛,完美无暇,精美绝伦,月白风清美仑美幻,气质如冰山般怡人。小时候的他如山中精灵般可爱美丽,现在的他宛如蜕变后的女神。他是世间最大的瑰宝。”这是一个无聊的三流诗人为他写的诗。

平心而论,若不是太了解伊野尾,我也会对他报以好感。

美人素来就是善良正义的,至于像我这样衣衫褴褛、全身肮脏的市井,自然是奸人一个。
“我知道他还有个兄弟,听说是吧帝国医科大学博士伊野尾慧的研究成果公布给报界的家伙?”纳尔逊更加不满了。

呜呼... ...

我外表不如伊野尾,学习成绩也没有他的一半强。
我不适合做医生,而伊野尾适合。
他是唯一一个荣获敌国:独立的亚美三洲“英雄大勋章”的帝国平民。
其实这件事是我的过错。
谁知道那些报纸记者会把我给他们的研究成果登在报纸上,以至于惠及敌国平民。伊野尾通过这件事,更加落实了我是彻底的傻瓜。
军务部和保安局恨得牙齿发痒,但是还是顾及到人类应有的救死扶伤的道德情操,而无法怪罪我。

今夜,这些衰人竟然把我拖了来,我心里暗暗叫苦。
侍从官高木冷冷的说道:“快开始吧,没时间闲扯!”
侍卫们已经动手给我更换了手术服,消毒室内充满了浓郁的雾状马丁可消毒药剂。
通过长长的灯火暗淡的走廊通道,高木停止在一个高达一丈开外的桃心木门前,“进去后,先看大人的伤势。记住,闭紧你的嘴巴。”
我心虚的把话撂在前面,“知道吗?我的本学年成绩是全年级倒数第六... ...”
“快进去!”两个内侍同时用力,五寸厚的巨大石硬门无神无息的打开了。


作为医生,我见惯了血腥。但是,此刻我的眼前血色弥漫,胃部无缘无故的想翻滚。
室内全部都是红色的血液,一股腥咸的嗅觉轮番撞击着置身其中的人。
墙壁,地毯上,床上,幕帐上,击成粉末的桌椅残迹上到处都是血迹。地上躺着两个男子一个女子,都死了。
整个房间就像是被十数级龙卷风席卷过后一样残骸淋漓。

“进去!”

我看到了床边两个个白衣医生正在奋力抢救。
医学院外科专家安特威廉教授、御医中央医学院院长及脏器官专家劳顿院长,这已经是第四次的电击刺激心脏了。
我加入了抢救的行列。
“微乎其微的生还希望。”我在心里嘀咕。
临时无影灯下面有个瘦弱的男子遇害却未死。他全身有说那是多出刀伤,其中四处足以致命:咽喉、脾脏、胸口两处。左脚脚碗口被连根斩断,身体因失血过多呈现出病态的苍白。
大量的输进血液又从几处身体缝隙处更快的倾泻下来。
床上如同血池。
全帝国全人类中医书最精良的两人俱已满头大汗。就算没有我,也已经组成一个跟死神争夺胜利果实的医师梦幻队伍。但是,也不确定能否抢回此人的性命。
高木附在我的耳边为我打气,“假如这个人不治而亡的话,军务部和保安局的密探正殷切期待着同你攀谈呢。”
“滚你的!”
紧张但有序的手术有条不紊,重伤的男子发色棕黄,脸色苍白。先天有病后天不足,腰部曾受过重创,未曾痊愈。下身除了伤痕血迹,还有残余的精液等物。
我开始从医用镜片后开始扫视全场。
SM?满屋变态的器具只能让我想到这个。
高木顺着我的视线望去,脸色立即发青。刚刚中断的情事,正是加害者伺机而动的恰当时机,才有可能一击而中吧。

五个小时之后,三个医生相互示意可以结束了。“一日之内,如果清醒过来,还有一线生机,反之回天乏力。”
“那三位就在此耐心等候吧。”高木不近人情的讲着。
我补充,“生存的机会与病人求生愿望城正比。叫教士来祈祷吧”
“那么,你们也最好祈祷他活下来。”高木话里有话。
“...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



长春宫里的温泉浴池洒满了金瑰花子。
浸泡

5-[世界末日]

-呐,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话,你今天会做什么?

-像现在这样抱着你躺在床上。

-喂,我问的很严肃的。

-哦,那让我想想。

-快想!

-那和你一直从今天做到世界末日怎么样。

-薮宏太!!你不要满脑子色情好不好!!!

-啊啊好啦好啦,你不要这么大声,我再想想。

-哼!

-那喂你吃毒药,然后我们再做到... ...

-你到底再想什么啊!!而且为什么只有我吃毒药!!

-哎呀,放心,你被毒死了我肯定也会死掉的,这样子还不够黑暗?

-呼,好吧,算你过关,我脑子被卡了才想起来问你这个。

-... ...

-... ...

-喂。

-干嘛?!

-不高兴?

-哼!

-其实,如果现实里的话,不是在工作就是这样溺一起吧。

-恩。

-还是会在一起死掉。

-恩。

-不在一起也会跑来找你的。

-... ...恩。

-那还是在一起。

-... ...

-那还不如做到死。

-薮宏太!!

-知道啦。

-... ...

-抱着你真舒服,再问个问题吧。

-去死!!


(我过不了何同学的坎了,ORZ)
自我介绍

曙光☆饭桶龟

Author:曙光☆饭桶龟
〓〓〓〓〓〓〓〓〓〓
〓 ❤薮光 大好き❤ 〓
〓〓〓〓〓〓〓〓〓〓

お前は、俺にとって
根っこみたいな存在です。
これからも、俺のことを支えてね(音符)
葉っぱの俺は、
枯れないように気をつけます。(薮)


-儿子:小光 ❤ 儿婿:yabu-

-本命:仓 --------团担:∞-


∷曾经执着着AK∷

∷斗山山斗爱好者∷

∷2Tops大爱∷

∷恶搞的喜爱着KK,TT∷

∷原来567∷

∷后来锦上∷

∷现在貌似亮仓∷


薮光我坚持
其他的乱配又欢乐的也接受
满眼都是爱啊都是爱


===============
=于是我是个无良的CPF =
=永远的纯白LOLI一只❤=
===============

ジャニーズ
连结
音樂[おんがく]-2
恶趣味
月份存档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类别
FC2计数器
搜寻栏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